从CCBF看中国童书市场的五年变化

2017-06-16

从CCBF看中国童书市场的五年变化

作者:余若歆 2017年05月25日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2013年,定位于“东方博洛尼亚”的上海国际童书展(简称“CCBF”)首次亮相申城,转眼已走过第5个年头,许多少儿出版机构都将CCBF作为次年春夏季童书新品首发平台。随着中国童书“大时代”的来临和“中国原创”成为大势所趋,CCBF除了作为国内童书出版机构展示自身形象、举行阅读推广活动、进行图书售卖的多功能平台之外,也在一定程度上见证着少儿出版的繁荣发展。

作为目前唯一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专注于0-16岁少儿读物内容的图书出版全产业链展会,CCBF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便背负着展示中国儿童图书的精品力作、反映世界儿童图书的发展趋势、提供中外出版交流的重要平台、推动中国出版“走出去”等多重使命。5年来,不仅在规模上从近万平方米扩展到2.2万平方米,国内外展商从150多家增长到300多家,更重要的是在把海外好书“引进来”的同时,实际推动更多中国的好书“走出去”。坚持“国际化、专业性、高品质”的基本定位,致力成为世界影响的国际童书版权贸易和出版交流盛会。


迎来中国“童书大时代”

如今,少儿出版的火热程度,已经从过去悉数“做童书的出版社有多少家”变成“还有多少家出版社不做童书”。倒回到5年前,2012年,在中国图书市场整体下滑1.05%的前提下,童书上次航却逆市上扬,上升了4.71%,动销品种达125万种。得益于国家加大对教育文化产业的扶持及年轻父母消费力的增长,童书出版走过了2003-2013年的“黄金十年”。同时,我国文化对外传播输出的力度加大,从2004年“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 启动到2012年,我国图书对外版权输出同比增长达13%。但面对童书“走出去”的步伐仍缓慢,童书版权贸易主要依托于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的现状,中国童书出版人试图用CCBF来填补中国甚至亚太地区的专业版贸平台空白,以实现中国童书出版机构在家门口“让世界童书走入中国、让中国童书走向世界”的畅想。

2013-2017年,一连串的数据都表明童书出版在迈向“大时代”:从图书品种上来看,童书出版连续5年保持在3.6-4万种之间;从出版规模来看,童书市场已成长为每年120亿元的大市场,并连续15年保持了15%的速度增长;从市场份额来看,2016年童书出版首次超越了社科板块,成为图书市场的第一大板块。作为设立CCBF的倡导人,前中国出版协会副主席海飞早在2010年就创设性地提出“关于建设童书出版强国的三个梦想”,其中之一就是“设立中国的国际儿童图书博览会”,他认为在中国成为世界公认的童书出版大国之际,且国内少儿图书订货会、中国童书嘉年华等展会经验丰富,是时候按照国际一流展会的标准,设立中国自己的国际儿童图书博览会,来推动我国童书出版强国的目标。最终,在各方推动下,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环球新闻出版发展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CCBF应运而生。

2016年,CCBF聚集了6万余种中外童书新品,300余家国内外童书出版和文化创意机构参展,千余名童书作家及插画家亮相,100余场阅读推广和专业交流活动;在展位总面积同比增长30%以上的同时,版权区、综合区、零售区三大板块兼具专业性和大众性;“商业实践”“数字思维”“阅读推广”“大师工坊”四大经典论坛渐成品牌[这个地方不太明白“简称品牌”是什么意思?]。可以说,CCBF与中国童书大时代一起齐飞,并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它的到来。


见证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

在童书市场增长势如破竹的同时,一大批品牌少儿出版社和优秀的少儿作家凸现出来,而CCBF也成为每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之后,一年一度国内少儿出版人的交流盛会。


CCBF每年举办的“商业实践”“数字思维”“阅读推广”“大师工坊”四大论坛加强了国内外童书出版人的交流


诚如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简称“新疆青少社”)副总编辑许国萍曾接受《出版商务周报》记者采访时所说,“作为国内首个只围绕童书的国际化书展,CCBF能够将所有关注童书的机构和人群集中到一起,展示各出版机构精品力作是它的最大意义所在。”而儿童文学无疑在中国童书市场中长据霸主地位,诸如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简称“中少总社”)、少年儿童出版社、接力出版社(简称“接力社”)、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集团(简称“长江少儿社”)、新蕾出版社(简称“新蕾社”)等国内一流少儿出版社都将CCBF作为展示各自出版成果的“大本营”。


占据中国童书半壁江山的“华东六少”从2013年开始持续组团参会,率先重点推荐了“拇指班长”系列、“曹文轩纯美小说”系列、“皮皮鲁总动员”系列、“笑猫日记”系列、“动物大王沈石溪藏书系”系列等誉享全国的儿童文学精品。中少总社在2013年首届CCBF上除了展示《丁丁历险记》《林格伦儿童文学作品选》《开心的米莉茉莉》等引进版精品,中国作家根据世界知名游戏为中国儿童量身打造的《植物大战僵尸》系列图书之外,还推出了最新出版的原创儿童读物“《儿童文学》名家汇”。新蕾社则通过杨永青经典作品《大师中国绘•传统故事系列》《中国当代儿童小说名家自选集》等将彰显中国童书的原创力量。


据长江少儿社营销负责人介绍,2013年最初参加CCBF主要是进借助该平台进行重点品推广,专门在国内馆和国外馆设立了两个展位,主推《杨红樱画本》,还实现了《杨红樱画本·纯美童话系列》的越南版权输出。到了2016年,该社更加重视版权输出的职能定位,还特别制作了英文推广手册,并派驻版权经理进行现场沟通。

2014年,CCBF把我国历史最为悠久的“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升级为“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不仅向中国的优秀作家颁奖,也向优秀的外国作家颁奖,在提升了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和童书出版的国际形象的同时,进一步打开世界了解中国儿童文学的窗口。


加速原创图画书“春天”到来

如果说,儿童文学的精品频出标志着童书出版第一个“黄金十年”的到来,那么,中国童书大时代将以图画书的繁荣和崛起为主要推动力量。作为备受中国童书出版界瞩目的CCBF,在促进国内外图画书交流与鼓励中国原创图画书创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首届“金风车”最佳童书奖评选中,共有20种童书荣获“中国原创童书奖”,9种中外童书荣获“国际原创图画书奖”,《星星湾》《羽毛》《云朵一样的八哥》等原创图画书脱颖而出。与此同时,中少总社分别与巴西小字母出版社、法国达高出版集团签署了《羽毛》和“快乐波波飞”系列的版权输出协议。


CCBF成为国内少儿机构展示自身形象、举行阅读推广活动、进行图书售卖的多功能平台


在最近的5年时间里,国内不仅设立了“中国原创图画书研究中心”,为原创图画书的发展提供了更加专业的学术理论支持,还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设立“图画书时代奖”。2016年CCBF,该奖项主办方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公布了首届图画书时代奖的评奖结果,《我要飞》《不要和青蛙跳绳》《会说话的手》《辫子》等作品获奖。有了作品评选大奖,立足于挖掘新人的“金钥匙绘本大赛”也于去年CCBF期间正式启动,面向中国所有文字作者和插画师,拟每两年举办一次。

除了为国内童书出版机构提供展示自我的平台,CCBF本身也发挥出国际书展引领出版潮流的作用,于2015年开始举办金风车国际青年插画大赛。2016年在绘本类插画征集的基础上,又增设了卡通、动漫、漫画小说类插画类别。旨在通过这个平台,吸引更多国内外的优秀插画师加入到出版行业中来,共同助力中国图书市场的繁荣。

各种大奖的设立掀起了新一轮的原创图画书热潮,各出版机构也纷纷在“原创”上做文章。新疆青少社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其重点推出的“国粹戏剧图画书”系列在CCBF“一炮打响”之后,销量持续上涨的同时,也赚足了市场口碑。而一直以来以《儿童时代》杂志为主阵地坚持培育原创图画书精品的中国福利会出版社将CCBF视为自身的“练兵场”。除了每年在CCBF发布重点新书之外,举办了《哈哈画报》30周年庆活动,《彩色鸟在哪里歌唱》读者见面会等阅读推广活动,并将此作为与海外出版人交流学习的好机会。


助力儿童阅读推广迈上新台阶

随着政府倡导“全民阅读”的力度加大,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和民间团体加入到儿童阅读推广中来,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和阅读环境渐入佳境。如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已经连续16年在“六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100种优秀图书;中国出版协会、各地图书馆、学校举办的“图书馆公共阅读活动”“书香校园”等活动。

在市场原生力量和政府支持引导的推动下,上海青少年阅读和亲子阅读推广活动风生水起,涌现出玛德琳绘本馆、蒲蒲兰绘本馆、上海少儿图书馆等几十家受到家长喜爱、专注青少年阅读和亲子阅读的机构质。而童书出版机构更是在CCBF这个舞台上“好戏频出”。仅2016年,就有来自海峡两岸的阅读推广人开展近100场亲子阅读推广活动,包括华语亲子阅读推广林文宝做客“亲子阅读推广魔法大师班”、京沪深新四地书语者联盟启动和“妈妈眼中的中国原创好童书”评选活动等。


2016年,乐乐趣在CCBF上举办了原创立体书《大闹天宫》作者访谈活动,起到了很好的推广作用


不仅是阅读推广形式的多样化和丰富性逐年增加,参展商队伍也日益扩大。除了专业少儿社之外,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简称“外研社”)、电子工业出版社、海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等非专业少儿社组成的中国童书联盟,以及九久读书人、荣信文化、蒲公英童书馆、爱心树童书等一批民营出版策划品牌的身影异常活跃。外研社少儿出版中心总经理许海峰表示,从2013年参展开始,外研社的展位面积逐年增加,在书展上推出了如聪明豆绘本、《新葫芦兄弟》、托马斯和朋友、芭比和小马宝莉英汉双语版等诸多重点图书产品。

据乐乐趣互动童书首席设计师、荣信教育副总经理孙肇志介绍,CCBF期间,乐乐趣与港台版权方达成多次版权合作协议,《礼仪常识互动游戏书》《安全常识互动游戏书》《我身边的声音》等原创书取得了良好的销售成绩。2016年CCBF上,其推出的原创立体书《大闹天宫》作者访谈活动“圈粉无数”,起到了很好的推广作用,目前售价329元的《大闹天宫》已售出5万余册。


集中力量擦亮“东方品牌”

一场展会不仅仅是要带动童书销售,更要让人们更关注童书产业,让上下游联系更紧密,从选题、内容到图书出版形态,再到印刷、技术等工艺流程,帮助中国出版社建立出版相关的资源平台,让中国童书出版相关的品牌更加丰富多样。采访中,许多童书出版人都表示,期待CCBF和中国童书业一起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

要想早日成为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之后的世界第二大国际童书展,CCBF依然任重道远。海飞表示,CCBF应致力于吸引更多外国展商,尤其是韩国、日本、印度等亚洲国家的童书出版加入,擦亮“东方品牌”;另一方面,国内出版机构要集中力量在CCBF舞台唱好“中国童书出版”的戏,包括整合童书出版界各个细分领域的展会。中国福利会出版社社长余岚也表示,希望CCBF保持目前的发展态势,继续提高专业性,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家建立良好的交流关系。

作为童书出版的“闯入者”之一,奇想国童书将CCBF作为推广品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平台。奇想国创始人黄晓燕表示,希望未来CCBF能够加大在品牌推广方面的力度,尤其是可在国际大型书展上设有自己的展位和活动,在国际舞台发出更多声音。许海峰也有相同看法,此外,他还建议除了完善会议室、屏幕投影等硬件设施之外,CCBF可尝试通过与教育部门的合作,推动更多的学生、家长在公众开放日参与CCBF。

我们使用cookies来运作该网站, 并改进其可用性。 关于我们使用的cookies、 如何使用和您如何管理它们的详细信息可通过阅读隐私声明获取。 请注意使用本网站意味着您同意使用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