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图书出版机构:在风格迥异的书展舞台唱好自己的“戏”

2017-08-10

少儿图书出版机构:在风格迥异的书展舞台唱好自己的“戏”

作者:余若歆 2017年08月07日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7月中旬的中国童书博览会(简称“CCBE”)刚刚落下帷幕,少儿出版人又在8月迎来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简称“BIBF”)、上海书展、南国书香节等书业盛会。与此同时,今年走过第五个年头的上海国际童书展(简称“CCBF”)也吹响了集结号,开始进入预热阶段。随着少儿出版市场占有率在国内图书零售市场的持续走高,少儿图书不仅成为出版界“全民参与”的项目,也在全国范围内的大小书展上备受重视。少儿出版机构如何才能利用功能定位各异的各大书展,有针对性地进行版权交易、品牌推广、图书销售?


“舞台”虽多但定位不同

在国内众多行业书展中,出版机构积极参与、投入较大的展会,与书展本身的品牌影响力和展销功能直接挂钩。具备童书展销功能的书展,可按照主要功能将其大致分为国家级综合类、专业童书类、销售类、垂直领域交流类等。


首先,是国家级的综合类书展中的少儿馆。北京图书订货会(简称“BBF”)、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简称“全国书市”)和BIBF当仁不让成为三大国家级书展。已有30年历史的BBF,传统的订货交流功能已逐渐弱化,但依然是出版同行、出版机构和渠道商、媒体、作者之间展示和交际的重要平台。特别是BBF设立专门的少儿馆,在新一年集中展示各少儿图书出版单位的产品和形象,方便同行交流学习。每年在BBF期间举办新书发布会,已经成为众多少儿图书出版机构的固定“节目”,出版机构在此总结经验、发布新一年的战略规划和图书新品,在渠道和客户中扩大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同一时期发布会众多,各出版机构需尽量创新会议内容和形式,才能实现传播效果最大化。而全国书市如今的定位更偏重于促进承办地的全民阅读任务,因此当地出版发行单位可以投入更多力量,而其他省份的出版社则需权衡投入产出,可以组织相应的作者和专家举办一些有品质和受欢迎的讲座,或者是面向终端读者的阅读推广活动。BIBF现已发展成兼具图书交易、文化交流、出版物展览展示、促进全民阅读等多种功能的盛会,但依然有着自己独特的功能——版权贸易和专业交流,特别是从2015年开始,专门设立童书教育馆给少儿图书的版权交易提供了平台。


2015年,BIBF专门设立了童书教育馆,给少儿图书的版权交易提供了平台


第二,是专门针对童书产品的大型展会。近年来少儿出版市场异常火爆,为一些专业会展的出现提供了契机。CCBF和CCBE分别于2013年和2015年应运而生。

第三,是面向大众读者、以图书销售为主的地方书展也纷纷设立少儿馆。近年来,在全民阅读的大背景下,这类书展的市民参与度较高,在实现图书销售和阅读推广方面作用可观。如上海书展、南国书香节等,举办时间较长、并具有较大品牌影响力,近些年,这些地方书展纷纷专门设立了少儿展区。少儿出版机构可以通过有趣的新书发布会、签售会、作者见面会等形式,在促进销售的同时,加强与终端读者的交流和沟通。但由于展会现场人员数量多、流动性大,现场氛围并不适合开展对谈、研讨等活动。

第四,是包括全国少儿图书交易会、全国少儿社社长年会、华东六省少儿出版联合体营销峰会等在内的以行业交流功能为主的书业展会。前者仅面向版协少读工委成员单位,后者更是仅限于“华东六少”。这类展会主要作用在于把脉中国少儿出版的发展方向,就行业发展大事和大势共商决策。

专业化平台助力产业发展

面对当前少儿出版高速发展、产业亟需转型升级的现状,有越来越多的展会能够进行品牌推广、增加图书销售,这固然是好事,但归根结底,各大书展除了成为业内交流、大众交易的平台之外,还要真正促进行业上下游的参与互动,扩大社会影响力。有资深童书出版人表示,当前少儿出版的总产量已经足够大,应该通过专业展会互通有无,可减少一些区域性的图书交易会,合力齐发办好品牌性展会,在讲好中国故事的同时,塑造良好的文化形象以吸引外国出版机构的关注,更好地实现少儿出版“走出去”。


CCBF设立于2013年,是目前唯一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专注于0-16岁少儿读物内容的图书出版全产业链展会


5年来,CCBF的展会规模扩展到2.5万平方米,国内外参展商增长至350余家,从最初总被当成上海书展的子活动或子品牌,到现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出版机构加入其中,CCBE一路发展壮大。首先,得益于其精准的定位——一是提升国际资源集聚度,使童书出版领域的中外交流更活跃,提升包括版权交易在内的中外合作机会;二是积极发现、推介新人新作,为有志于投身童书创作的文字和插画作者搭建舞台;三是切实促进少儿阅读和亲子阅读,让更多孩子爱上阅读。其次,针对上述定位,将为期三天的展会分为两天专业场和一天大众场,并专门设置版权区、综合区、零售区三大板块,切实满足出版机构版贸需求和读者的选书需求。因此,少儿图书出版机构应该根据不同场次设置活动内容和形式,如专业场的活动形式主要应以版权交流、信息分享、专业研讨为主,而公众场则具备了零售的功能,在人流量较大的时段,出版机构可以举办一些互动性较强的活动,如作家见面会和签售会,吸引读者的关注,促进图书销售。此外,最好还能针对这类活动提前做预告,吸引更多关注。再次,在实现图书销售和版权贸易的基础上,CCBF致力于为国内外出版人提供专业交流和思想碰撞的平台,在专业论坛方面逐步形成了“商业实践”“数字思维”“阅读推广”“大师工坊”四大经典主题。最后,充分发挥国际性书展引领出版潮流的作用,2014年CCBF将“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更名为“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并于2015年举办金风车国际青年插画大赛,在聚集世界优秀人才和优质作品的同时,实现跨国界与民族的文化交流。


除了CCBF之外,每年7月在北京展览馆召开的CCBE是又一专门面向童书领域的行业展会。CCBE创设于2015年,展会周期为10天,也是“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北京儿童阅读周”的头号活动。相对于其他书展,CCBE倾向于为读者打造一个体验式和互动式的阅读空间,如第三届CCBE便以“海洋”主题设计展馆,通过故事会、体验课、手工实操等活动,形成一个兼具艺术性、互动性和童话风格的书海阅读主题乐园。据CCBE相关负责人介绍,本届CCBE吸引了80多家出版机构参展,2万平方米的空间接待了30余万观众。与此同时,参展机构所携童书产品均为2017年新品。据了解,CCBF展位目前是免费,参展单位多以北京及周边、以及在京设立异地分社或分公司的出版机构为主,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2017年,在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的组织下,共35家成员单位和少儿出版表现优异的非成员出版单位参加了2017博洛尼亚童书展,明年,中国联合展团还将首次作为主宾国参加博洛尼亚书展


不论是借鉴外版优秀童书的出版经验,还是学习博洛尼亚书展的展会品牌打造,当下已经到了国内少儿出版界“自立自强”的阶段。2014年,中国联合展团首次整体亮相博洛尼亚书展,告别了中国少儿出版多年来“打酱油”的状态,也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少儿出版的实力。但相对而言,国内少儿出版机构在国际书展的表现不尽人意。一位有多年国际版贸经验的资深童书版权经理人表示:首先,有的少儿出版机构在展台样书的展示上“不合格”,没有专门制作英文版样书,仅仅通过一个英文书名标签难以引起外商兴趣;其次,缺乏有针对性的营销活动推荐图书,大多数都是“守株待兔”;除了出版机构的重视程度不够之外,缺乏专业的版权经理人和训练有素的版权推广人队伍是根本原因。


2018年,中国联合展团将首次作为主宾国参加博洛尼亚书展。届时,由专业少儿社和非专业少儿社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共有600平方米的展台面积,要提前做好产品包装和活动策划,以在全球舞台“讲好中国故事”。


书展是一个行业交流的平台,目的在于生产出更多的好书,而好书的最终目的是为服务读者。对于出版机构来说,无论是依靠国内如火如荼的“全民阅读”大背景,还是利用国际舞台,打磨好的图书产品是“源头活水”。针对国内外各类大小展会,一方面出版社要根据自身需求积极参与,根据不同发展阶段或目标寻找推广平台;另一方面,也要根据自身资源和地理位置,利用好各地方书展,除了图书交易和品牌宣传之外,共同构建良好的阅读和文化氛围。



我们使用cookies来运作该网站, 并改进其可用性。 关于我们使用的cookies、 如何使用和您如何管理它们的详细信息可通过阅读隐私声明获取。 请注意使用本网站意味着您同意使用cookies.